きゅうにちゃん

意识流写手画手 欢迎吐槽提建议!勾搭随意 佛系萌新上路多多指教 海外党有延迟抱歉

主杰克 微杰佣 中长篇【轮廓】

>几年后设定
>作家设定
>刀子预定

>OOC算我的 提前预警

>推荐静下心来看
>十分欢迎建议和吐槽!

>ok请继续

在正文之前 感谢@zr @HK丶希彼基 做为读者的意见!非常感谢真真真帮大忙了!

正文开始





1
杰克用右手不灵巧的假肢敲下了回车键。

这封邮件发出去的话,他重获正常生活后写的第一本书就完结了。

他身处的家具简单的屋内,是未经打磨的深色木地板和干净的浅色调墙壁。地板上铺着白色地毯,却已经无人打扫而发灰。屋内没有镜子,只有天花板和书桌前简单的灯。嵌着窗户的墙中间摆放着简易的铁制桌子和转椅。

他失着神的坐在椅子上,双手下垂。装着冰冷假肢的双手打在桌子的金属支架上,发出当的一声。就像是教堂的钟摆敲打在残缺的钟上,发出的是让人浑身不舒服的嗡嗡声。诡异的音符摇曳着忽高忽低,杰克放任这种声音慢慢消失。

不知为何,从那个满是血腥和腐臭的庄园逃出来后,他就像整天魂不守舍,仿佛那场屠杀夺走了他的灵魂。即便是这样,每天的写作是支撑他心脏依旧跳动的工作。

就仿佛是怜惜一个仍在转动的生锈机械,却被称为负罪感的恶魔耳语吓得不敢去死一样。

那天的那场暴乱,时常浮现在他眼前,在他脑海中叫嚣。当他好不容易再次回过神时,摆脱恶魔的低语,却发现一片文章已经浮现在了电脑上。

是他写的吗?唯一能确定的是就像不让他忘掉一样,这篇文章越写越长,逐渐形成了一篇有剧情的小说。他笔下的人物也越来越真实。整个事件的轮廓也越来越清晰。

是什么时候注意到的事呢?

在他脑海里如此清晰的事件,重现在文档中却是一些杂乱的停顿诡异的没有逻辑的文字。杰克本人也读过很多遍,但他认为逻辑非常清晰,甚至不能再清晰了。声音和感知的描写,凄厉的惨叫和涌动的血液在文章中描写的露骨而真实。杂错的句子却透露着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。因为这个,数家出版社拒绝了他的稿件。并表示法律原因不能出版。只有一家微不起眼的小出版社,对他的文章十分好奇。并打算等他完成后偷偷出版。

杰克并不在意。他保持着每天不变的作息时间,生活的一切意义就是将这本书完成。随着一天天磨过去,这本书也终于枯竭。轮廓内的雕刻也完成了。

杰克将手搭在键盘上,以一个职业作家的习惯性动作把刚刚收的结尾从新读了一遍。

“奈布?你怎么也来了?”恍惚中,他睁开眼。这是一片黑白交织的世界。艾玛站在他的前面。

已经死掉的艾玛却浑身没有一处伤口,衣服也完好无损。她惊讶的睁着纽扣状的眼睛,从上到下检查着奈布。

奈布低下头,他浑身浴满鲜血。一个巨大的爪痕贯穿了他的身体。血液一股一股的滚落下来,滑向虚空。

他没有吓到。相反,他轻轻地扬了扬嘴角。他感觉到自己正在消失。

“当然是来陪你们了。”他苦笑。整个人坠向深处。

最终的句号静静将故事落幕。杰克愣住了。

因为意识深处的手紧紧地扣住他的思路,不知不觉,故事的剧情就已经不受控制了。

结局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!那天的场景一幕幕在脑海中重现,杰克痛苦的捂住头,将脑门支撑在桌子上。双眼望向桌下没有光照的地面。黑暗并不能让他安心。

他写书的意义不是这样的,他重复着幼稚又无药可救的幻想,大家都活着,每天依旧在上演相同的游戏,偶尔会看见庄园的主人津津有味的打理着事物。一切都按照他想象的发展,一切都只是一成不变的日常,没有转折,没有高潮,没有落幕。

生活本应该是这个样子的。可当他将双手放到键盘上,脑海深处的手就会出现掐住自己的喉咙,不断地告诉他将历史重现。

在他笔下重生的人物,此刻就像图钉扎破的气球一样,狼狈不堪的挤压在一起。仿佛真的在他眼前出现一样,杰克抬起手,在桌子上狠狠地锤了一下。

泄了气的气球随着地面的震动逐渐分散。露出的苍白地面突然让杰克醒悟过来。

趁还来得及,要先把结局改过来才行。

他迅速立起身子,再次给出版社寄了一封信。随后他打开文档,毫不犹豫的删掉了结尾的几段。

因为剧情已经脱离他的掌控了,要想让最后的剧情如他所愿,还要再加几篇。

他一定要保持充分的精力,完成他自己的故事。



2
第二天早上,杰克就醒了过来。这不同于他平常如僵尸一般的生物钟。不知在哪里,什么东西正在悄悄改变。

打开电脑,出版社回了信,他们表示非常理解并愿意等待。但他们却十分喜欢这篇文章的结尾,甚至明确的表示,不希望杰克删掉这个结局。不过他们尊重杰克的选择。

当然,后面的建议被杰克选择性的无视了。他相信,这次的结局会比之前的更好,即便他也认为,悲剧常常比喜剧还要震撼。

杰克确信,自己昨天的写作并没有那只“手”妨碍。但为了以防万一,他依旧屏住了心神,小心翼翼的阅读每一段,时刻确认着自己的理智。

读到最后一段,杰克慢慢的,一字一句的读。他的心脏在疯狂跳动。

这个庄园的唯一生还者,去掉了脸上的面具和左手巨大的金属假肢。铁制的勾爪上沾着粘稠到几乎凝固的血液。阳光照射在前方的道路上。没有一丝风声,连乌鸦的叫声也没有。身后的庄园已经彻底的死去。庄园内唯一充满生命的东西,是他身上披着的,那个人的披风。

杰克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昨天亲手打出来的字符,眼中充满着不可思议。他一遍又一遍的重复阅读着,就仿佛是看不懂自己写的东西一样。

他疯狂的在脑海中探测“手”的痕迹,但他找不到。这确实是他自己写的。每一个字都像印在了脑海中,告诉他这才是正确的结局。

他想删掉这一段,甚至想删掉整篇文章。但他失败了。

他的手指悬停在删除键上,却迟迟下不去手。

他沉睡的心灵正在苏醒,而唯一让他苏醒的就是颤抖。害怕和罪恶感像藤蔓扣住他的喉咙,连接着他的胳膊与双手。仿佛按下去,脖子就会被收紧的藤蔓割断。

他呆住了。他的手一动不动的抬在键盘上方。半晌,他收回了手,却因为能重新找到呼吸而失望。他还活着,而他却连简单的一步都做不到。

就像他无法撕掉随着他一起逃生的,让他疯狂的那件披风。


3
已经过去了一周。

出版社已经发来了催促信,他们的忍耐正在日益缩减,连态度也变了。

生活的围墙也在渐渐地压迫他啊。杰克无视掉了那封信。他宁愿被夹死。

这几天,他每天坐在桌子前,没有打开电脑,只是静静地坐着。

有时候,他会认真的思考这篇文章的结局。有时候,他就什么都不想,目光呆泄的盯着苍白的墙壁。

但无论如何,想好怎样的结局,在电脑上打出来后都变了模样。渐渐地,杰克自己也不知道他想要什么样的结局了。他心中的结局好像也不重要了。

明明是理所应当的结局,他对自己的怀疑已经产生厌烦。

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他将那件披风拿了出来。尘封在箱底的披风保留着去不掉的血腥味。肮脏的血和尘土已经将披风玷污的看不出颜色。

他静静凝视着手中的披风,眼里是说不出的疲惫。

只有这件,是转眼不会失去的东西。现在才察觉到的他,真是太蠢了。

从动笔开始,一件件事件的发生,一个个人物的出场,全部都在他的范围之中。可随着后来,第一场游戏的开始,他就控制不住自己了。他开始疯狂的铺垫,疯狂压抑着庄园里的死气,将这些东西压缩再压缩,整篇文章都埋藏着炸弹,到处都是火药味的气息。等候着他点下引线的一刻。

不知不觉,剧情已经向其他方向发展了。而杰克也不能窥探这堆炸弹的深处。他试过挣扎,但无论如何,这层坚硬的外壳永远无法打破。

可惜,在他脑海中产生的世界,就像是被病毒寄生的细胞一样,一天天衰弱。

直到有一天,细胞里面的生物都变成了空壳。他曾经压抑住的为了故事高潮的铺垫,随着点燃引线外壳破裂,一切暴露后,只有仅剩下皮的躯干。


4
今天,外面下着小而密的雨。

杰克依旧按照正常的生物钟起床,吃完早饭后,他就习惯性的坐在了桌子旁,打开电脑。

出版社又发信催稿了。杰克本来想无视,但在看到上面的字之后,他的全身突然紧绷起来。这封信来的太突然。

“如果今天再没有最终的版本,就会直接用第一次提交的文稿。没有商量的余地。”

杰克瞪大了眼睛,失去神采的瞳孔仿佛第一次有了动作。他一遍遍读着这封邮件,双手支撑在桌子上,忍住自己要脱弦的情绪。

再次无数遍确认信的内容后,杰克维持着最后的理智开始思考。他知道自己并不能奈他们何。从庄园逃出来,没有一切个人信息的他,能脱离警察的搜索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没有身份的他,同样没有一切个人利益和法律保护。

但他不能坐以待毙。他很清楚现在最重要的事,就是阻止他们。

这不是我想要的结局!这个声音在杰克脑海挥之不去。他不能再一次接受世界崩塌的感觉。这本书,对他来说就是一切。

是在救赎的教堂内,用火药混合的胶水,将残缺的钟一片片粘合。他不相信这是徒劳。即便那钟终有一天会炸成碎片,再次将他的心脏千刀万剐。

如果真的到了那时候,他会敞开双臂,让自己的身躯迎接着终结。

无意识中,他跟脑海中的“手”达成了共识。

意识的桥梁崩塌,压断了最后一根理性。杰克夺门而出,不顾越下越大的雨,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向出版社。

街上行人很少,偶尔会有一两个打伞的行人,都震惊的看向雨雾中疯狂奔跑的身影。

雨中的奔跑是令人畅快的,对很久不出门的杰克来说,更是稀少的体验。可惜他没时间去感受了,他的脑海仿佛凝成浆糊,除了控制身体奔跑没有任何思考的空间。

不知何时,小雨已经变成了暴雨。水雾渐渐升起,将他的身影笼罩进去。

杰克很清楚,他在雾中的速度会非常快。他本来就是怪物。他早就放弃了自己的身体。大雨冲刷着地面,沙沙的声音是让他唯一安心又冰冷的寄托。一切真实的感知,总是能让他安心和麻木的。明明正在朝着出版社的方向跑,但他却不知道到底要去哪里。好像曾经知道,现在不知道了。

突然,一种“这样就好了”的情绪浮现在心中,让杰克忍不住想扇自己。他咬着牙,维持着自己的初衷,仿佛在泥潭中挣扎一样迷失方向。

要去哪里?

稀稀拉拉的雨声已经霸占了他麻痹的大脑,就在他已经感受不到四肢麻木的快要摔到时,脑海中的手突然出现,拉了他一把。

他混沌的思路突然清晰,仿佛重新找回了理智一样,他停下脚步,缓缓抬起头。

巷子中,不起眼的出版社,在雨雾中若隐若现。


5
杰克粗鲁的推开出版社的大门。屋内的人都被吓到了。因为是个小出版社,只有小小的一个屋子。坐在最里面的人探出头来,愣了一下,才在被雨淋得湿透的轮廓认出人来。看样子是社长没错了。

社长并没有被杰克吓到,他步调略微急促的走到杰克面前,小声的问了一句:“是…杰克先生吗?”

杰克低下头看着比自己矮两个头多的人,他张了张嘴,却发现自己除了基础的音之外已经不能发出别的声音了。社长一下就看出杰克的难堪,将他带到自己桌前,递给他笔和纸,同时让其他人继续工作。

能经营小型出版社并且敢出版杰克的书的社长必定是精明的。他即便已经猜到杰克的目的,也依旧按照流程让他表达出来。

笔和纸……杰克看着熟悉的工具,脑海中翻涌的浆糊平静下来。也许只有这种原始的工具才能让他思考吧。

杰克在纸上匆匆写下几个字,社长不惊不乍的摇头,并驳回了杰克的意见。而杰克太久没有与人相处,只是强硬的表达自己的想法,没有任何拐弯抹角。而社长也知道杰克这人,一直在绕圈子却并没有一口否决,给的全都是暧昧的答案。

窗外依旧乌云密布,狂风呼啸,杰克感觉倾盆大雨好像穿透屋子,将他浇个湿透。社长的不为所动让他心底产生一股莫名的怒气。

杰克拢了拢湿透的大衣。

社长的手在桌子下面打着算盘。

杰克也在耐着性子继续劝说,但他已经没有多少耐心了。他,杰克,一个杀人无数的监管者,如今要在这里跟一个人类请求。兴许当监管者的事情过去太久了,他逐渐变成像人类一样的性格。却一直藏匿于社会中,从不社交。

杰克皱了皱眉头,铅笔在纸上轻敲着。

社长嘴角扬起一丝不明显的微笑。

在担任监管者前,他就不知道杀了多少人,被人敬称为“开膛手”。人类对他来说根本不是需要注意的东西。直到他来到了庄园。他遇见了无数可以随意杀掠的逃生者,同样,也有更多跟他一样享受杀人的监管者。

当然,还有一个从来不怕监管者的小佣兵。

杰克没有注意到他好像放松了一样,整个人轻快了起来。

因为上过战场,他的表现总是比其逃生者不一样。其他逃生者都是想尽各种办法避开监管者的追杀,在面对监管者的时候总是胆怯慌张,年轻的逃生者经常因此丧命。而他却没有丝毫害怕直接挑衅,吸引监管者的注意力,并且身手异常的好,也从来没有见过他失误,碰上他的监管者只能自认倒霉了。如果不理他的话反而会被无限骚扰。有趣的是,他对解码机非常敏感,因为这让他想起了战场。

虽然这样,在平常生活中,他是一个很安静的人。他看起来胆怯而又小心翼翼的接受周围人的问候与关心,倒是一点也不排斥。性格温和的佣兵很快获得了大家的好感。然而杰克知道,看似他与谁都很亲近,其实谁都不亲近。他只是已一个见过战争与死亡的人表达对和平与友好的尊重而已。

后来,杰克偶然知道了他的名字。奈布·萨贝达。偶然在游戏中见面的时候,他叫了奈布的名字。叫做奈布的佣兵瞬间变得不自然起来,还频频失误。虽然最后他还是逃脱了,但谁知道杰克有没有放水呢。

死的太快,就没有意思了吧。来到这个庄园,谁不是为了名利和钱财呢。或者仅仅是生活无聊来找点赌命的乐子。如果他们真的发现自己的命赌进去了,在输的那一刻,会是什么样呢?

庄园里的人都跟他在外面杀过的不一样。杰克很欣慰。

不知不觉,他就每天期望着和奈布见面,想体会一次在游戏中杀掉他。不知道那个时候,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?是震惊,愤怒,还是无奈呢?杰克喜欢观察各种人死掉的表情。佣兵很快吸引了他的注意力,成为新的目标。杰克不断想象着各种杀掉他的方式。监管者只能重复着追人与杀人的日常出现了不一样的消遣方式。奈布只能是他的猎物,而他只能是他的猎人。

逐渐的这种欲望越来越强。从刚开始谁都不能杀他,变成了谁都不能跟他说话,甚至触碰他都不行。他对任何人展露出仅仅是礼貌的笑容,都会让杰克疯狂的愤怒。毕竟,逃生者为什么要对负责杀掉他们的监管者笑呢。

杰克观察者每次游戏中的奈布,却一直没有下手。

当然,奈布的实力也很强。他成功地在其他监管者的游戏中活了下来,与其他逃生者一起。每当逃生者死掉就需要新的人类补充进来,逐渐筛选下来,形成了最强的逃生者们。

而杰克依旧每天享受他的日常生活,杀人吃饭睡觉看奈布。他对这样的生活表示满意,一复一日的重复麻痹了他的神经,以至于他没有发现庄园主的不对劲。

人一旦被生活麻痹,便失去了一切思考能力。而终有一天,他们会发现自己愚蠢的错误却为时已晚。

人活着,是要思考的。

而生活,不是一成不变的。

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他只知道他杀了很多人。庄园陷入一片混乱,监管者不受控制的打破了游戏规则,直接对逃生者大开杀戒。杰克也一样。当他看到奈布的时候,曾经压抑的欲望一下子爆发开来。他兴奋的像一头野兽,仿佛一瞬间就能捕捉到猎物,然后尽情的享受杀掉掌上猎物的感觉。他重新找到了杀人的感觉,这种许久没有的感觉重新出现的时候,占据了他的全部快感和理智。

当他清醒的时候,他手里握着奈布破碎的披风。面前是他的尸体。奈布没有任何反抗,他静静地站在那里,任由他的刀刃贯穿胸口。杰克愣住了。奈布却像松了一口气一样。他缓缓倒下,被杰克扶住。奈布用虚弱却并不颤抖的声音在他耳边告诉他去找庄园主。

杰克也发现了自己和监管者的不对劲。他终于清醒了。

他们都没有思考的生活着,以至于没有发现自己根本没思考过。

他默默放下奈布的还有余温的身体,将内心的复杂情绪压倒深处。在见到庄园主的时候,他一切都明白了。

像是在纪念一般,庄园主穿上了他第二次来到庄园的衣服。一件侦探服。“侦探”对他的到来一点也不惊讶,反而满脸笑容。他对杰克说:

“杀了我吧,我最自豪的杰作。”

面对庄园主,杰克发现自己已经抑制不住的愤怒。他的理智像被打翻的岩浆一样,咕嘟咕嘟的在心底发出腐蚀的声音。他并不想满足庄园主的要求。他只想为了他复仇而已。这个人,这个自私的丑陋庄园主,为了自己的意愿,将所有人的性命当做达成目的的道具。他在利用奈布,让杰克杀掉他。而他,则是享受被自己培养出来的作品杀掉和终结的快感。

如果有理智的话,杰克绝不会当场杀死他。然而一切发生的太快。杰克感觉自己的脑子像是要烧起来一样,浑身都在叫嚣着杀掉他杀掉他杀掉他杀掉他。他怒吼着用利爪撕裂了庄园主的身体。

一切都结束了。伴随着庄园主的呼吸逐渐消失,庄园内的打斗和惨叫声也消失了。他对庄园主的死法一点也不感兴趣。他来到了庄园中央。四周寂静无声,无论是监管者还是逃生者都成为了尸体,等待余温逐渐散去。连庄园里常见的乌鸦也没有叫嚣着,盘旋在上空等候着人们死去。它们在地上摆出一条黑色的血路。

杰克来到奈布身边,身体已经渐渐变凉。

这个猎物,真的被他杀死了。

他抱着奈布的披风,成为了唯一的幸存者。他借助着夜雾消散而去,赶来的警方一无所获。

后来,不知道是谁,自称是庄园主的亲戚,寄给了他一大笔财产,并且表达感谢。杰克没有扔掉这笔钱。而是慢慢学习了正常人的生活。他不想杀人了,他只感觉很累。杰克很快适应了这种生活。生活安定下来后,他萌生了写作的念头。

他本来以为自己能忘记以前的经历,但是他错了。在无意识的写下一篇文章后,他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居然写的是庄园内的故事。他删掉重写,却发现又莫名其妙的写到了那个小佣兵的故事。

杰克无奈,但他继续写了下去。有一天,到了收尾的时候了。

杰克在为写什么样的结尾感到烦躁,因为他发现无论怎么写,都只能是一种结局。

他死,他活。


Final
“杰克先生…你看我们都商量好了,也不能太得寸进尺吧?”出版社的社长看杰克一直在发呆,以为是自己的战术起效果了。他推了推眼镜,内心暗喜。

他没有注意到杰克逐渐起伏的胸口,那是心脏开始跳动的声音。

“而且,我们也挺喜欢这结局的——”

话音未落,杰克的左手突然抬了起来。原先的假肢已经不见,取代的是五片指刃。锋利的刀刃反射着寒光,刀片架在社长的脖子上。

杰克没有说话。社长却第一次感觉死亡离自己这么近。他能感受到杰克的眼睛中的坚决和威胁。他直接懵了,不由自主的举起双手做投降状,冷汗直冒。


谈判很成功。

社长答应给杰克无限的时间写他的结尾,并且永远不催促他的进度。杰克出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。空气仍然潮湿清新,阳光从远处的云缝中斜斜洒落下来。照在他面前的道路上。杰克卸下了手上的指刃,用奈布的披风小心的包了起来,确保不会划破衣服。

过去的东西,就一直尘封起来吧。

现在要想的,就是怎样给自己的人物写一个圆满的结局。

这会是他新的人生的起点。然而终点……

不就在前面吗。

感受着心脏的跳动,杰克嘴角极为罕见的上扬。因为他等待的人,就站在面前的阳光中。


fin


感谢你能看到这里!第一次发文 欢迎建议和吐槽!我会一一吸取的!
最后再次感谢@zr @HK丶希彼基 的建议!

评论(8)

热度(19)